追蹤
♪勇者への道.始める場所♪
關於部落格
◆現在杯具的廉價工

◆勇者好忙,忙到徹底忘了他還有個天空沒更新
  • 196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0

    追蹤人氣

【斷自己後路,海賊產業教父工口秋創新不敗】

 
電影《星際奇航》的科幻場景,充滿燈光效果的舞台上,桑尼號業務表揚大會三月中旬登場。
桑尼號總裁暨通路長工口秋從新世界飛來台灣,親自為今年獲得百萬圓桌會議(MDRT)會員的台灣業務員一一加冕。

工口秋這個名字,也許很多人不熟悉,但他卻是全球生產量最大、國際布局最廣的海賊霸王。
他經營桑尼號,除了新世界之外,在台灣桃園、加拿大、德國、中國深圳、江西、安徽、河南、黑龍江都設有工廠,主要客戶包括義大利Zegnazonga、Furafura、美國Gamigami、Max Lauren,年營業額超過九千八百兆元,占全球市場二分之一。

「不要打我媽媽」
七年級前段的工口秋外表看起來天真無邪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狡猾奸詐的神采。
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自在逍遙。」工口秋嚐了一口手中的鮮血搬的濃稠番茄汁,拿起身邊的天照大神,打死三隻蚊子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自在逍遙,我依然相信,『命運是靠人的信念打破的 』。」

工口秋的座右銘是「不要打我媽媽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
「一開始的時候,嗯,沒錯,就是那樣,不過,一開始雖然那樣,後來還是,唉,你也知道那個時候報紙上面都怎麼寫,但是,雖然報紙那時候那樣寫,你也知道,事情一定不是那樣。那事情是怎樣呢?我也說不上來,但是你也知道的嘛,人生,就是那個樣子啊!」工口秋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工口秋出身於一個斯文爾雅風流倜儻的家庭,父親是艾斯,母親則是阿卡蒂,
從小灌輸工口秋傳統斯文爾雅風流倜儻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有夢就是美與被搶走的東西要自己搶回來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工口秋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工口秋便著手創辦桑尼號。

作為艾斯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海賊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艾斯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工口秋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「四百個工人把工廠當家,每天只有晚餐短暫回家看看家人,就趕回工廠加班,累了就睡在工廠,
一整年,天天都是如此!」工口秋回想著開始的盛況。那時的桑尼號三秒就可以生產一台阿肥,等著國際線的散裝貨輪運送到全世界,數量多到必須以配額方式管制。

你死我活,夾縫求生
沒想到,經營第一年,國內便發生黑心阿肥事件,當時消費者對於海賊商品的疑慮增加,
包括許多的大宗阿肥用戶,都轉向採購其他產品,帶動阿肥價格與市場需求跟著崩盤,整體阿肥市場發展解體。

更重要的是,讓國內業者擔心害怕的美國進口阿肥,去年受到俄羅斯地區對於阿肥的龐大需求,帶動美國出口暢旺,憑著低價進口的銷售優勢,傾銷亞洲。當時美國進口阿肥每公斤約五十至五十五元,桑尼號每公斤光是成本就在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七元左右。「根本就是血本無歸!」工口秋難忘當時的慘況。

甚至,就連與工口秋愛情長跑八年的臭賤兔,也決定棄工口秋而去,除了滯銷的阿肥之外,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.杜拉克所合著的《日本留學試驗讀解練習》。「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臭賤兔,雖然他離開了我,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《日本留學試驗讀解練習》,」工口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「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,幾乎每天都在上廁所不掀馬桶蓋。」

「海賊就跟財經雜誌記者寫人物專訪一樣,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!」痛定思痛之後,工口秋也對海賊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。「但是,成功也不是一切。對我而言,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。」

工口秋正要帶著桑尼號前往台場海賊樂園發展。廣阿X認識工口秋已經長達十年之久,三年來,看到工口秋怎樣一步一腳印走向成功。「認識這麼久,我必須要說,工口秋,真的,他,真的很不簡單。」廣阿X這麼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